环评网—环境影响评价网
优森柯优势领域
今天是:
优森柯简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房地产业> “消费”时代:房地产业的真正“大拐点” 点击量:695次
“消费”时代:房地产业的真正“大拐点”

工程咨询网2015-03-10

政府工作报告围绕“消费”主题强调“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意味着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思维框架中,我国房地产市场将进入由投机投资为主导向消费为主导的性质转型,逐步成为改善全体居民居住条件的市场。这表明房地产“软着陆”为期不远了,房地产市场“崩盘论”尽可休矣。但 “稳定住房消费”却并不等于“维稳高房价”。而房地产什么时候“软着陆”,则与我国经济转型升级什么时候“软着陆”息息相关。

一改“房价回归合理”这类说法,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重提“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在“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凸显,今年面临的困难可能比去年还要大”的背景下,强调“继续推进科技、教育、文化、医药卫生、养老保险、事业单位、住房公积金等领域改革”,并要求“加快促进养老家政健康消费,壮大信息消费,提升旅游休闲消费,推动绿色消费,稳定住房消费,扩大教育文化体育消费”。相比于其他方面充满“正能量”的用词,唯独住房消费使用的是“稳定”这个中性词。

对此,代表、委员们在较劲,有的建议取消限购,而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立马表示,北京住房限购不会取消,是永恒的;专家学者、市场人士总体上以利好来看待,但也有代表委员“善意”提醒,稳定住房消费不等于维稳高房价。那么,我们究竟该怎样判断今年的房地产市场走势呢?

事实上,基于房地产在我国经济结构中的特殊地位,去年以来稳定住房消费已在松绑限购、放松房贷、央行新政、降息降准上得到了体现,所有这些政策都被认为是回归市场化。今年,持续的政策利好显而易见,但思路仍将继续围绕“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楼市的最大公约数是“稳定”,但“坚持分类指导”,住房消费的有些领域将基本市场化;这同时意味着楼市将继续分化,即使一些地方政府将“把一些存量房转为公租房和安置房”的政策发挥到最大化,一些三、四线城市的房市也未必会向上稳定,向下稳定也是不能排除的。

针对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住房消费”,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提问:住房消费是我国绝大多数居民消费最为重要的内容,但在现行国家统计局的报表中﹐住房从来就不是消费,而是投资,如果这样,住房消费如何稳定?确实如此,国家统计局规定,住房消费是指当住房用于居民居住时,租住的,其租金计入承租人的消费支出;自住的,比照相应市场价格,以虚拟房租形式计入房屋所有人最终消费。也就是说,住房消费仅指居民所支付的房租。这导致了两个问题:其一,由于我国住房供应的复杂现实,房屋租赁市场还不发达,以致房租真实数据难以统计或统计失真;其二,由于购房是投资而不是最终消费,我国的房地产市场长期异化为投资市场。

按国际惯例,能源、汽车贷款、休闲娱乐、宠物、运动器材、俱乐部会员卡、私人交通等,都计入CPI权数。比如美国,住房消费就占CPI权数的30%左右,具体包括房租、外出居住支出、房屋保险、自有住房虚拟租金四项。而我国的CPI编制,还带有计划经济鲜明遗迹,没有完全反映教育、医疗保健以及住房的消费。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并没有将房地产问题单独论述,而与其他五大消费并列,融入了“把改革开放扎实推向纵深”、“协调推动经济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加大城镇棚户区和城乡危房改造力度”之中,这就需要我们摒弃传统观念,以国际惯例思维来对待“住房消费”概念,以及对“稳定”这一政策的价值诉求。

房屋是耐用品,且具有升值可能性,房屋买卖在国际上均计入投资范畴而非消费范畴。所以,我们得承认,尽管住房交易对住房消费的贡献,但“住房消费”终究不等于“住房交易”。也就是说,稳定住房消费,政府也会注重住房的合理消费结构,并不等于一味追求住房交易,更不会一味鼓励投资投机型购房。因此,后续相关政策的取向,也极可能围绕消费,而不是交易。房地产市场“崩盘论”尽可休矣,但 “稳定住房消费”却并不等于“维稳高房价”。

围绕“消费”主题强调“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意味着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思维框架中,我国房地产市场将进入由投机投资为主导转向消费为主导的性质转型,逐步成为改善全体居民居住条件的市场。笔者认为,房地产市场主题变为“消费”,体现了政府工作报告对房地产态度真正的“大拐点”,表明房地产“软着陆”为期不远了。而房地产什么时候“软着陆”,则与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软着陆”息息相关。在双“软着陆”的“新常态”下,最后只有20%的开发商会活下来,并非危言耸听。

对我国经济转型升级“软着陆”,政府工作报告已通过“互联网+”、“创客”、“双引擎”、“中国制造2025”等新词传递了施政新思路。这当然需要有个过程,虽然以经济减速换结构调整空间,加大对经济下行的容忍度,将今年GDP增长目标降到了7%,但考虑到“稳增长也是为了保就业”,以及房地产的支柱产业效应,在信贷、财政、税收等层面加大对稳增长的拉动力,进而惠及房地产市场的政策性“微刺激”,概率也较大。一些地方政府,在“分类指导”、“因地施策”、“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的旗号之下,出台“强刺激”政策,也有可能。

而从3月1日正式施行的《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也将为房地产市场的“软着陆”打下坚实基础。按规划,不动产登记2017年将全面运行,到2018年完成,登记机构、簿册、依据和信息平台将实现全国“四统一”。在这次人大会上,新闻发言人傅莹明确表示,“总的目标是要在2020年之前,全面落实税收法定原则”。那么,不动产统一登记全面实施的进度,房产税出台也就极可能会在2020年前后。如经济转型升级顺利,房产税出台,我国的房地产市场也就将真正进入“新常态”,回归消费为主导的住房市场,走上健康发展轨道。

其实,尚未落地的房产税已在悄悄改变国人的思维了。从去年12月开始,部分城市的二手房源有了大幅增加。抛开反腐之下官员抛售房产不论,资本定会在期间掀起风浪,特别是那些热点的一线城市,房价阶段性上涨甚至暴涨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即使如此,对房企来说,应视作转型升级难能可贵的机遇期,万不能沉湎于昨日的美梦中。只要房企能围绕“消费”苦练内功,升级产业竞争与盈利模式,强化品质与品牌,就有希望迎接又一个春天,找到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如果仍然只想赚快钱,盲目拿地扩张,那就难逃被淘汰的宿命了。

(优森柯咨询-房地产业-产业规划课题组整理)

 
相关阅读:
消息